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感冒啊...

2007–02–28 (Wed) 13:33
最近被感冒困擾.話說還是那天去大寧地拍照片被風吹過頭了||||||||
爲什麽我噶衰啊...感冒實在太難過了呀
第二天還因為發熱在床上癱了一整天,渾身酸痛|||||

我無語了.........
神啊,快點讓我感冒好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宮野 真守

2007–02–21 (Wed) 16:32
最近超級喜歡的一個聲優.

長得還可以,那個聲音真是超級喜歡撒~~~~~

1156516767549d_i6347m0x_b.jpg



11_17_5675_230_79_20061128170533.jpg

姓名:宮野 真守[Miyano Mamoru]
  性别:男
  生日:6月8日
  籍贯:埼玉县
  血型:B型
  星座:双子座
  兴趣:唱歌
  隶属:劇団(himawari theatre group inc)
  

我第一次听小守的聲音是在<吸血鬼騎士>里的ZERO,那個聲音原版到爆~~~~小守把ZERO那種孤僻的性格演繹的太完美了....

然後之後聽到小守的作品就是<櫻蘭高校男公關部>了,TAMAKI那只能用“華麗”來形容的聲綫更是令人無法抗拒……既是馬上就能讓女生臉紅的王子,又是“樂于助人”又极易受打擊隨即立刻去蹲墻角的單純白痴。

比起TAMAKI,反差更大的就是里的月了,那冷靜的聲音,真是月的完美再現~~~~~~~~

呀~~~~~小守的聲音超級喜歡撒~~~~某日,在一個BLOG上發現了小守BO的LINK~~~~~~~~真是神奇撒~~~原來小守也做BLOG......
http://mycasty.jp/mamo/

DAIGO☆STARDUST

2007–02–16 (Fri) 20:57
发现新的美少年DAIGO☆STARDUST,这个小拧长的不错撒~~~

6_18.jpg

daigo ☆ stardust
生日:4月8日
星座:山羊座
血型:AB
身高:178cm
体重:54kg
出生地:tokyo

240_Sq2y2Lyi.jpg


曾经组过视觉系Band 现单枪匹马在Rock & Roll界拼杀 推出首支单曲《Maria》

和Miyavi的关系很好 尤其是在Live上当嘉宾的Miyavi搂住Daigo索吻后 这一记Kiss让M饭也记住小D咯

240_WGFU3h4Y.jpg


Daigo的来头可不小 爷爷是日本前首相 姐姐是漫画家 厉害哦~ 至于他的发展就继续观望吧

不过脸长的是很好看拉~~~我的新欢撒~~~

tracyhsu0512,20061015211954.jpg



------美少年搜集中-------


HAPPY VALENTINE'S DAY

2007–02–14 (Wed) 20:25
在情人節的淩晨,我還在看年度夜王的視頻|||然後沉浸在牛郎們美麗的臉上......

話說日本現在排名NO.1至NO.3的牛郎長得都不是怎麽美型...汗|||爲什麽還會排名那麽好不明白
倒是04,05年度曾經排名第一的一條一希長得很是美型捏,話說是TAKKI和內博 貴的結合體,真的是滿贊的說~~~~
yousei06.jpg


HOST們穿的都好浮華啊~~~感嘆,那些女寧也真是有錢啊,那個錢都是一厚叠一厚叠的給出去的說.HOST賺得還真多啊.

然後搜到一個測試,做出來竟然准的驚人啊|||||
我果然是外貌協會的....

年度夜王的視頻里還放出了一個HOST CLUB的會長開著一輛非常之拉風的跑車,他們CLUB里的牛郎們站在外面列隊等他,象迎接國王一樣撒~~~
由此感覺到,其實當HOST CLUB的店長也很幸福撒~~~~~ >///<

yousei09.jpg

高島 祐 这位是一店之长,可以注意到,他的穿着不是牛郎通常的浮华,接近于普通的日本年轻人打扮

最後,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HAPPY VALENTINE'S DAY~~~~~~~~~~~~~~~~

牛郎貼圖~~~

yousei13.jpg

植,這個美少年不錯撒~~~~~


yousei15.jpg

信虎
看的那個節目的年度夜王就是說他們這個CLUB里信虎和優士角逐第一!!!

VK的几部CD DRAMA

2007–02–11 (Sun) 01:34
厄...這裏,我放出VK的几部CD DRAMA的中文翻譯.有些有,有些還沒有找到幫忙翻譯的親,SO,暫時放出几部翻譯過的
[因爲是朋友幫忙翻譯,有些部分可能會有點小錯誤,但大意是對的,敬請見諒...]


先是LALA最先放出的,裏麵是關于YUUKI生日PARTY的,和櫻蘭,企鵝革命等一幷附送的這個DRAMA|||

-----翻譯BY:葉月 聖

第一名是...

好紧张啊。

我们的吸血鬼骑士夜间部。

呐,零,理事长的桌子上面总是很乱呢。不觉得应该经常整理才对吗?

撒~怎么样都好。

“怎样都好”这么说可是不对的哦。这可是这次Dorama的开端哦。

玖兰学长,你在啊。

刚才就一直在了。没注意到,有点担心呢。

那接下来就开始了-吸血鬼骑士夜间部。

(敲门声)
理事长,我是优姬

呃,没人。把人叫来了,自己却不在,那人想干什么啊

咦,这么多照片。啊,是我去年的生日party。还在整理当中吗?啊,这张是和枢学长一起照的。好开心啊。说起来,零看这边的眼神好厉害,简直就成怨灵了。虽然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这张照片枢学长正朝着镜头微笑呢,而且还是一个人的单照。谁?是谁拍到这么罕见的照片?啊,对了,一定是理事长吧。加上我的话就只有这4个人。枢学长真是个美人啊。啊!请不要那样子笑。啊,我已经头晕眼花了。(笑~)就拿一张的话没什么关系吧。

悄悄的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是不行的哦,优姬。

这个?枢学长!什么时候开始站在我旁边了?

差不多在你说“枢学长在微笑”的那个时候。

呃~~~

(笑~)门一直开着。

啊?!被人发现白痴的部分了。真想找个洞钻进去。

那张照片是锥生君拍的哦。

咦?难道零喜欢拍枢学长(的照片)?啊,对不起

是理事长把相机给锥生君的,然后像平常那样一声不吭地从房间的角落观望,理事长说现在照吧,锥生君就随意地按了快门.

枢学长,哪怕只是随便得拍摄也还是那么帅啊。

(笑~)这样的话应该如何评价才好呢?不过,自己的照片被这样盯着看,总觉得有点(困惑)...

嗯,也是啊。

优姬啊,一样要看的话

什么事?枢学长

对,就是这样,看着我

咦?(喷血)鼻血...都是因为枢学长太帅了啦...这样一来,我成变态了啊!

给,手帕

那个,不用了。会把学长的手帕弄脏的。鼻血的话自己会压着的,直到止住了为止。

好了好了,冷静下来。

做不到啊。在这么近的距离和学长相互对视,这种上等的奢侈经历,对还是孩子的我来说还是...

啊,在做什么呢?

那边的人是——零!

零,来得真是时候啊

放手

等一下,在这待一会儿。等理事长回来就可以了,拜托。否则话,搞不好我会因为鼻血而失血身亡啊。

你还真是毫无准备地就让血这么流下来了。

我知道。可是已经喷出来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啊。对了,零,你有没有手帕之类的可以止住鼻血的东西?

与其问我还不如问站在那边的吸血鬼,他不是已经拿出来了吗?]痛...痛...别掐我。

这种事情怎么问得出口呢?这么没面子的事情。

问我就可以啊?你这家伙!

晚上好,锥生君。你来得正好。这有优姬可爱的照片哦,一起看吧。

那种东西,谁要...

零说:“哇!好像看啊!”在这边

呃,随你怎么说了。

看,像个娃娃

嗯,谢谢

枢学长,真的吗?我有照得很可爱的照片吗?

说什么呢?优姬一直都很可爱哦。

啊!

喂,躲在我背后想干嘛?

可是...可是...

这没有什么好难为情的啊。说起来,的确有点孩子气呢。

啊~

不会害羞的家伙。要抱的话,就去抱那边那个好了。

能那样的话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我是想抱啊,可是...那个,锥生君,不觉得这张照片上的优姬非常可爱吗?

和平时一样,一脸呆样。

真是对不起啊。

这么说来你也是哦。不管哪张照片都和平常一样,全是一副不高兴的神情。难得还是优姬的生日party.

还真是这样耶。枢学长不知道吧,零哪怕是自己的生日也是这副表情。

我的事随便怎样都好...

随便怎样都好的家伙会有希望吗?ZORO RIN

ZORO RIN?
这么责备很可怜的,优姬。锥生君去年这个时候还曾经很自豪很目中无人,但是现在不也差不多只剩自暴自弃了,连从容的笑也不行了。

那个,枢学长你说的......

啊,是啊,优姬。这些悲惨的事情,难道在不久的将来,要吸食身边无知少女的鲜血?

枢学长

对不起,说了难听的话。

是啊。我还以为你想吵架呢。

对不起。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等等,冷静一下。学院内禁止打架。喂,零,平常只要一开始(打架),你的眼神就变得令人不舒服。

会受伤的,退到一边,优姬。

优姬,没事的。

枢学长也是,虽然满脸笑容,可是眼睛却没有在笑。再不做点什么的话...做什么呢...不管怎样,你们两位请先分开。

好痛啊!我的脚...好像被什么缠住了。

优姬,有受伤吗?

快把靴子脱了。

锥生君说话的语气真是一点都不温柔。

枢学长才是,为什么对优姬那么温柔?

不要从人家的头顶上看人啊,很恐怖耶。

优姬,没事吧?能站起来吗?

嗯。哎,照片都掉地板上了...啊?这照片是怎么回事?我的裙子掀起来了。

啊。

啊!看什么啊!谁?是谁趁乱拍得啊?是这两个人吗?不可能的吧。

你,刚才有一瞬,把玖兰 枢也当成疑犯了。

啊...枢学长。对不起,对不起。枢学长会有这种庶民的消遣就像是让零怀孕那样,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我在优姬的心中会是哪一类呢?

我知道犯人是谁了。一定是理事长。我去教训一下那家伙。

你去哪?

理事长游玩的地方。我一定要拆了他的骨头。

(笑~)说是说不许看,但却把关键的照片丢在这,那孩子真是个冒失鬼啊。

那样说的话,就别看照片啊。

这个就给你了,我已经当场(亲眼)见过了。

我才不...要。亲眼看到了?

偶然事故而已。在不回去的话,班长总是逃课,不知道我们班上会出什么乱子。我就先告辞了。

你这个人一定有什么怪癖。

很罕见的照片,所以好好珍惜哦。

我身边怎么都是些烦扰旁人的家伙。


接下來,是VK出的一張CD,裏面有單行本VOL.1的劇情以及理事長對夜間部學生訪談

這裏,我最喜歡的就是ZERO開頭那段話,在VK的標題之前的那段獨白,真的好感人撒~~~~~
下面是翻譯 -----翻譯BY:小NI

是什么时候

你已经告诉了我

小时候被吸血鬼袭击的可怕事件

我知道你说已经并不怕了 是撒谎罢了

但是 抱歉 优姬

另外喜歡的就是在吸血的時候了,那個聲音真是完美撒~~~~~

然後,放出理事長對ZERO的訪談,很搞笑的說

锥生君 锥生君

好啦 进来啦 在害什么羞啊

我在想我为什么会被叫来

你和优姬不一样

今天在学校遇到点什么事情也不会告诉我

偶尔来一下不是挺不错嘛

今天都跟来我说说啦

说说小事就可以了

优姬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从那之后 优姬态度有什么改变的吗



和之前一样 那家伙

改变的是我才对

原来你有这种自觉啊

可以了吗 现在出去

不行 不要嘛 好好想办法善后嘛

锥生君你现在还年轻

没有搞笑的热情吗

没的...

哈?帮我从门前面让开

我不要

作为你变得稍微有点积极向前的证据

只要你不肯表演一个戏码给我看

我就不让开

让开

如果可以的话 我不想见到你的血

真可惜 零 我不是说了这把枪对吸血鬼以外的人是没用的吗

我话说在前头 这家伙也是可以轻易能打晕人的钝器

是哦

这文件是什么

本日night class个人面谈 吸血鬼的诸位要强制参加

今晚我们就尽情聊天吧 by 理事长

用这个把你嘴巴缝上吧 我没要说的了

真过分 锥生君真是冷血 所以说你这点真像吸血鬼

真是的 真恐怖 要坏掉了啦 理事长啊

理事长 逼迫我很开心吗

我是不是又在伤口上撒盐了啊

够了 说不定会变得稍微不被容易打倒了 我会这么去想的

再见

锥生君说了很积极向上的话哦

我为他做了个人面谈

真是太好了

-----以下翻譯BY:光光
接下來是對藍堂學長的訪談

晚上好 蓝堂 英君 来来来坐下坐下 这样一本正紧的谈话 还是在入学誓约时

理事长夜间部的个人面谈我想没啥用的

是拉是拉 偶像 不是 蓝堂君 你是不是被欺负拉? 谁揍过你啊

谁啊做这种事! 知道了 黒主优姬 那家伙多嘴了 小不点一个 我先声明一下 玖兰舍长处罚我的事来说 全部是我的不好 这并不是欺负 这是对我爱的鞭策啊 我总是辜负玖兰舍长的期待 在听吗?

啊 耳朵里面有点痒,恩 喜欢他的话 那加油吧

喜欢?没这么简单的!尊敬 崇拜 恐惧 各种感觉乱七八糟 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是啥感觉了!

叫****来

啊?

啊 哦 不叫不叫

艾~~~我是不是帮的上枢大人的忙啊...

难到不好吗?为将来培养有用的人才,是你的话 简单简单

简单?个人面谈 想不想做啊?

啊 你不是说没用的吗?
 
这么老老实实听话的话 还有用啊?这也是教育者吗? 在这种时候年轻的冲动缓解 输缓烦恼 引道走向前方难到不是这样吗?

哦~~~~

不要拍手 自己还不知道不好意思啊?



明白就算了, 好吧 难得的一对一的面谈 想和我谈关于啥的话题啊?

是是 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蓝堂君

啊~~

我其实 帮学生开导恋爱问题 是我作为教师的梦想,说啊 喜欢谁啊 那不成是 优姬?

那个女孩才不是那!稍微有点被枢大人感到可爱点就,不要得意的不的了 白痴!好好听着 我在全世界女孩中黒主优姬最最讨厌了

哭~~~哭~~~

不要哭! 作为理事长

乌~~~~乌~~~~可是 优姬很可爱的啊~~~~~~就算放在眼睛里 痛的话也会忍着

理事长可真是知道对方啊 他们两个

蓝堂是我的学生 很可爱的啊 我的可爱学生们 互相争吵 乌~~~乌~~我很难过啊!!!噢一 噢一 噢一

停停好吗?个人面谈



理事長對架院學長的訪談

那么架院 晓君 最近夜间部遇到了啥问题吗?

有啥呢?啊,英那家伙,这段时间一会儿要咬他的手风琴,一会又摔坏......

等...等一下,没关系么,这么心直口快的说出来

被问了理事长占且是我的上司 而且 也没有冒犯的地方 我想没事的.真正麻烦的事玖兰舍长不可能不汇报的 [冬....]

啊 是啊

结束了吗?

想确立意题好好认真的做一下啊,我是不是不适合啊?

理事长有烦恼的事吗?站在辛苦的立场上

你没有烦恼的事?

烦恼的事是吗?好象没有呢

真~~~~~的?

互相被看着 有点麻烦拉

你真的是让日间部的学生 白色学长讨厌怀恨自己 不留神的被拒绝感到很后悔是吧?

这么说呢 可能 习惯了吧

啊!!如果是我肯定不能接收 作为白色 你傻子啊?

现在都变的好点了

行了 那么蓝堂同宿舍 同样性质的事 他在过被压制事后 发狂的不是吗?这的确很郁闷不是吗?

以前是那样啊 已经习惯了现在看看 觉得挺好玩的

成熟了哦 ~~讨厌啊 没有啥烦恼的事

也不是没有

有吗?帮你解决 快说出来

解决? 我们的玖兰舍长对英那家伙不畏俱,没办法 被他打过,那个 应该更加温和一点的打 看看就疼

那样的话直接告诉他不就好拉

不是 没有啊~还是没有

我明白了,没那个,我来说吧

那太好了 拜托了

烦恼就这点啊?

是啊

这么说来也是蓝堂的烦恼阿,你自身的烦恼难道就没有了?

真的没啊,怎么这样的眼神

你没有烦恼的事,平时啥都不想是吧

为啥老是要说我? 确实 是没有想过, 是存心不想的吧。和理事长谈了 好象好了有点用吧,说完了

什么?啥啊?就现在告诉我好吗? 啊 哦 哦 结束拉....



然後是最新下到的一個,就只有ZERO,KANAME和理事長三人的...

-----翻譯轉自于BW

理事长:呃……咳咳,锥生同学~锥生零同学~是不是在哪里偷懒睡午觉呢~~优姬因为担心你而一边哭一边找你哟~~~竟然让
女孩子哭~真是个差劲的男人啊~~~

零:(惊)………………哈,哈…………?

理事长:反正是在哪里闲着睡得正舒服吧,那么就请赏脸到理事长室来一次。啊!居然说了赏脸~~~讨厌~~真是的~~对着锥
生君的话就会不自觉地说出些坏心眼的话呢~~~~啊哈哈,啊,到时间了~

零:…………那个白痴理事长!别在校园内做那种会传染的白痴广播!说到底,优姬没可能会因为那种事情哭吧………………
应该…………不会哭吧?优姬应该是个内心很坚强的人。但是有时候也会觉得她只是为了说服自己,而在逞强而已。有时
候……也就变得不明白了。啊~~好想睡……虽然很麻烦但还是去次理事长室吧

理事长:石像~~~不,请进

零:理事长——

枢:下午好

零:……玖兰枢

枢:不用摆出那种好象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的表情吧

零:……总觉得之前也有过类似的事件……

理事长:什么什么~~什么事情?~~~~

零:没什么,优姬呢?

理事长:虽然刚才来了下这里,说她哭了什么的只是在开玩笑,放心吧

零:谁也没说是在担心吧?

枢:一点也没?恩——如果是真的话,那你还真是个可悲的人呢

理事长:别,别说啦~枢君,锥生君其实是非常好的人呀

零:反正——我只是觉得理事长是在信口胡说。说优姬在哭也是——

理事长:可惜残念!!其实说优姬在找你也是信口胡说的~

零:…………那你是为了什么才叫我来的!!!

理事长:啊=V=刚才好象从锥生君的眼睛里射出了杀人光波……

枢:理事长说是有事要和锥生同学一起商量,所以才把我们叫来的。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还会老实地到这里来么?

零:哼……谁知道

理事长:嘛……利用优姬把锥生君叫来,只是一种不得已的手段啦。而且也征得了优姬的同意~

零:……那么……我只是被当作诱饵的优姬给钓上来了么……

理事长:就是这样~~~那样有什么不好嘛

零:不,完全不好,怎么说……

枢:真是的,要照顾锥生同学还真是麻烦呢

零:是呢,真是抱歉,怎么看都可疑的玖兰前辈

枢:抱歉,我这么可疑

理事长:喂喂,你们两个很可怕噢!刚才一瞬间的空气好可怕!就是这个呀~优姬所一直饱偿的恐怖!

枢:是优姬这么说的吗?

零:看起来是没什么大事嘛,我要回去了

理事长:优姬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的话你就回去吧

零:什么啊?

枢:明明就是在担心

零:所以我说——

理事长:STOP!STOP!两个人都没想过正是因为你们两个一直在头顶上这样,优姬要是因为压力而出现圆形秃顶怎么办啊?

零:难道说——已经有了么?!圆形地秃了一块……

理事长:对啊,虽然是在不显眼的地方。为了我家可爱女儿的可爱容貌,我是想要抑制它的,但是在起因没有消失之前,仍
有继续加的可能性

枢:说实话,虽然我觉得没到那种地步。但是,的确是很可怜。

零:所以,你不是认为只要我和玖兰前辈和好就可以解决问题,才把我们叫来的吧?

理事长:没错啊~~今天,为了优姬头发美好的明天!锥生君,枢君,不管怎么样,请和好吧!来吧!开始吧~~

零:啧,只是在浪费时间,那么我走了

理事长:不~~~~~~~~行噢!来好好说话吧~~~

零:请——给——我——让——开!!

理事长:我——不——要——这样的对决,说不定可以拼上一生来玩呢,怎么可以让你跑掉!NO~~枢君救救我~~~零他,想
要用枪把我打得到处是洞!

枢:可以啊,锥生君,一枪,让理事长轻松了吧——虽然我是想这么说

零:可以请你松手么,玖兰前辈

枢:如果能老实地坐到谈话的位置上的话,我就放手。我对优姬很重视。如果是因为优姬的话,就算是最糟糕的最不愉快的事
情,我也能够忍耐。

理事长:噢~~~枢君真明白事理~~~

枢:只是理事长太愚蠢了

理事长: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零:我认为,如果展开交谈的话只会往一个更糟糕的方向发展从而使得优姬的秃顶更加严重。

枢:锥生君,这个,是归属于我们是否努力的吧?

理事长:哼哼~~没错!两个人都坐到沙发上!说起来,之前从一条同学那里拿到的茶还剩下不少呢

枢:那么,就让我们慢慢来吧,锥生同学也坐下如何?

零:坐你旁边?……不必了,我就站在这里

枢:在那里被你俯视觉得很不爽

零:你刚才说了会忍耐的吧

枢:是呢

理事长:我说~~两个人都太不成熟啦~嘛,也没什么不好啦,都是有美好未来的健全青少年,如果以后能变成熟的话——但
是,优姬的事情可就不能这么等啦

枢:健全——

理事长:那里的不要笑,锥生君,你能相信吗?即使这样,枢君在以前的时候,也是经常被我那乱七八糟的谎话耍弄,非常
的纯洁☆哟~~~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邪恶的呢~~~来,请喝茶~~茶点是奈良渍哟~~

零:从我被带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的了——奈良渍?……

枢:我可不想被初次见面就拿刀捅过来的你这么说呢。那个时候多谢了,很痛噢。

零:真是抱歉。

理事长:就是这个!两个人处不好的原因就是四年前锥生君的那次爆走伤害事件!什么啊~~还以为一定是因为争抢优姬呢~~~
恩?你们怎么了?

零:从外人看来就是这样的么?

理事长:对我来说是的,别人我可不知道哟

零:糟糕死了,什么啊那是?

枢:不服啊?讨厌优姬的话,那就算了

理事长:你看,锥生君只是在装样子啦~不是真心的啦~

零:不是你叫我们商量的吗?为了减少优姬头顶的压力

枢:嘛,如果让优姬烦恼的事件的起因是四年前的那件事的话,那你认为到现在,我们还能像理事长所说的那样和好么?

零:只要你是玖兰枢,那就不可能呢

枢:想到一起了呢,同感。只要锥生君还是锥生君,我就完全没有打算要对你抱有好感

零:我知道的。至少在玖兰前辈的内心是意外地狭小这一点上,优姬就算是无意识的,那大概也注意到了

枢:你也真是气量小呢,优姬的话,一定是觉得我很温柔呢

理事长:你们两个不是互相非常了解嘛!

零+枢:了解?

理事长:突然觉得有点冷=V=

枢:真恶心

零:不是了解,只是碍眼但还是看到了而已

理事长:是是是~我明白我明白~~怎么说呢~真麻烦啊~反正就算除了这里,每次见面的时候两个人也是两眼冒火花互相瞪来
瞪去吧?正所谓旧伤未愈新伤又,真是讨厌啊!优姬也一定不想看到那种场面的呀!~

枢:那还真是看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呢

理事长:虽然听起来很感慨,但感觉你早就知道了哟~~

枢:真抱歉呢

理事长:哎呀?锥生君~在思考什么问题吗?

零:是么……就是因为这样,才渐渐变成了秃头么……优姬……

理事长:噢~~终于理解优姬的心情了么?

零:感觉到责任了。抱歉,优姬

理事长:啊,不要锤打墙壁。我说,好好想想呀,从今以后的事情

零:……哈……

枢:至少应该决定以后见面时所采取的对策么……厄……你恶心地在往这里瞄什么瞄,理事长

理事长:看到在这里暗自制定作战对策的枢君,就觉得很感慨呢~~是不想让夜间部的大家看到的健康的样子呢~

枢:哎………?

理事长:呜哇,什么啊,那种像新闻结束后播放的景观集锦幻灯片一样的眼神!

零:……那是因为你完全不注意气氛乱说一通吧?玖兰前辈不也意外地认真么

枢:多谢,锥生君。没错,我没有以那种随意应付的心情来考虑过优姬的事情。

零:是么,我也是。

理事长:我说,不好好说的话可是不行的哟,锥生君!会输的噢!

零:从刚才开始就不停地胡思乱想的是这个脑袋吗!!??

理事长:别抓着脑袋来回转,好痛,好痛啊~脑袋嗡嗡作响……哎呀,我说,真是抱歉,这还真不是作为一个成熟的大人该有
的态度。

枢:反正是经常的事了

零:所以,你认为怎么办才好呢,理事长?

理事长:恩……两个人单独谈话就可以了。把至今为止出现的不满全部消除掉,一笔勾销吧,那么,我先一步走了哟。在两个
人和好之前,绝不能从这里出去哦?权限发动!理事长命令哟

零:……等,等一下!

理事长:为了优姬让我见识下你们的努力吧!

枢:从外面把锁锁上了的样子

零: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不,怎么回事啊我们学校,难道只有腐男或是值得怀疑的老师么?

枢:正因为是把吸血鬼接入校园的理事长所做的事情,只是这样非常普通吧,而且,是你的义父

零:……不要

枢:喝茶。要凉掉了呢。那么,怎么办呢

零:啊——

枢:恩?

零:就像理事长所说的,把不满全部消除掉,一笔勾销么?

枢:你认为这样就能和好了么?

零:不,完全不

枢:我也是。结束了呢

零:让我,问一件无聊的事情可以么?

枢:什么?

零:那个奈良渍,你吃么?

枢:这个?随便啊,怎么了?

零:觉得,不符合形象

枢:随便你怎么想都行

枢:真闲呢,如果不喝凉掉的茶的话,好象很快就会睡着了呢,而且这个意外地好味呢

零:觉得不满的话,重新泡过就好了吧

枢:麻烦

零:其实是不知道泡茶的方法吧

枢:如果是香草和蜂蜜的牛奶茶的话,那我知道

零:哦?

枢:总是站着说话呢,坐下如何?理事长的位置空着噢

零:是呢

零:——难道就想这样白白地被关在这里么

枢:觉得不满的话就尽全力冲出去好了。虽然我觉得你没有出去是因为优姬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零:那么,你也认为应该还能有些什么解决方法咯

枢:我是在想,只是在优姬面前的话,我们应该装出关系很好的样子么——

零:感觉很奇怪的话不是会让对方更觉得害怕么。会觉得是有什么目的才装得友好——

枢:优姬的直觉不错,只是让她徒烦恼呢

零:维持现状,或者——

枢:只有真心地和好

零:哼,真厉害呢,要怎么做?首先,先从表面开始,慢慢地关系变好么?

枢:没什么不好吧,那个——怎么了?眉头皱得那么紧。虽然我觉得是个不错的提议

零:不管怎么说,都觉得你看起来很开心呢

枢:是很开心呢,说起来也只是表面。而内心则是非一般地心情不好。锥生君呢?

零:是呢,和玖兰前辈一起说话真是很开心呢。说起来也只是表面。其实都想吐了。

枢:哼哼(=V=)

零:哈哈(=V=++)

枢:我有觉得自己是在干蠢事的感觉噢

零:要是没有的话那才糟糕呢





理事长:哎呀~~~差点就把理事长室的钥匙掉到厕所里去啦~~~两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呢~~~恩哼哼~~~正在拼命地殴打对方~~~
你,还不赖嘛。你才是。出手!真想看两个人激烈交手的样子啊~~啦啦啦啦~~~~

枢:呵呵呵呵~~

理事长:噢!可以听见门那边的说话声~怎么怎么~~让我从这里偷窥一下里面的情况吧~~

枢:哎?是吗?

零:然后,就说给小孩子看的动画片也不错啊

枢:真的?真糟糕呢,优姬打算一直都当小孩子呢,真不轻松呢,锥生君

零:没有啦,我没事,优姬自身也很振作,一定是因为从玖兰前辈那里受到了好的影响吧

枢:我什么都没有做啦,只是优姬很喜欢缠着我,偶尔就去看看她而已,希望不要误会

零:那家伙经常说,枢前辈不但是救命恩人,也是非常尊敬的人呢。其实我,明明知道对于玖兰前辈实在有太多需要另眼相
看的事情了,只是我——

枢:觉得说不出口的话就不用说了。突然变成这样,态度方面一下子要转变过来也很不容易吧,我并没想过强作要求,慢慢
来就可以了

零:前辈,其实很温柔呢

枢:不行噢,就这样被我骗了的话。但是,能这样看见锥生君那诚实的一面,就变得想更加了解你了呢

零:我被前辈骗了吗?但是没关系,即使这样

枢:你真是个笨蛋呢

零:如果认为前辈是个无可救药的恶人的话,那一定也就是要背叛理事长和优姬信赖的时候。但是,我觉得那一天是不会
来的。但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我一定会将前辈——

枢:站在猎人的立场上,杀了我?

零:对不起

枢:就算被杀了,也不会恨你的噢。如果是被最信任的你所杀的话

零:就算是骗人的,也请不要说那种话。那样的话我就会被夜间部的人更视为眼中钉了

枢:那样的话,转到夜间部来就好了。理事长曾经也提起过一次吧?

零:不、不要……我……

枢:没关系,你有足够的资格

零:但是,我觉得是行不通的,没可能可以顺利的

枢:因为会被欺负

零:也许。我也不会乖乖地被欺负。

枢:不用担心,我会袒护你的

零:那样的话,我就会更加被讨厌了

枢:我明白了,不袒护了。说得也是呢,也许会有人把锥生君当成傻瓜,抱歉

零:不,那份心情我很高兴

枢:但是,只要堂堂正正地站在我旁边就可以了,因为我们的友情是真真正正的

零:被玖兰前辈这么一说,就觉得内心坚强了

枢:那么,来吗?夜间部。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零:不可以

枢:真顽固呢,为什么?

零:那个,不能说

枢:我会给你特等席的说

零:前辈为什么为了我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枢:想知道吗?锥生君?

零:玖兰前辈——



理事长:呜哇~~~~~~~~~~~~好厉害!真是美好的进步!还以为他们在互殴个半死,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变成这样了
~~~多么美丽的友情啊~~~~优姬看啊!啊~~~明明是最想给优姬看的~~~真可惜!噢,对了,就是在这种时候才要用
到最近买的这个!

零:好耀眼!

理事长:优姬!优姬!两个人已经变得这么亲密了哟!我在代替优姬把这一刻拍下来噢!会不会表扬我呢~~~爸爸!拍得太
好了~~~~之类的——啊

枢:啊

理事长:啊,啊——————锥生君你干什么!MY CAMERA的!MY CAMERA的!MY CAMERA的镜头!镜头!镜头!!

零:抱歉,理事长。好象有种被变态袭击了的感觉——虽然只是一瞬间。

枢:理事长,能拜托你对锥生君多加照顾些么?

零:不,不用特地在背后护着我,玖兰前辈

枢:什么?想疏远我吗?讨厌我了吗?

零:厄……不是

理事长:恩~~~~?什么什么?难道不是变成好朋友了吗?

枢:锥生君,到时间了

零:随你喜欢,累死了

理事长:哈?怎么了?瘫坐下来?

枢:刚才,我和锥生君在玩一个游戏

理事长:哈

枢:从最初开始解释的话,就是以优姬现在的状况来说,无论如何都要有所改善。而我们就只有先从表面入手,渐渐习惯这
个办法了

理事长:……表面

枢:恩,我和锥生君的,好朋友扮家家游戏

理事长:扮家家…………噗。哈哈哈哈——扮家家!!!两个人干什么要做小时候才干的事情啊!哈哈哈——太奇怪了!

零:——理事长……

理事长:不不,恩,我明白的!枢君一定是在迎合的同时又更胜一筹吧!我明白的!但是!——锥生君你又为什么又要参加
呢?不是笨蛋嘛——哈哈哈哈

零:是笨蛋么

枢:所以,都说了是游戏了,以到底哪边先从扮家家游戏中脱离出来而决一胜负,就算是锥生君也是很难拒绝的呢,再怎么
说——真的是很可爱的后辈呢

零:非常感谢。是呢,被尊敬的玖兰前辈邀请决一胜负,真是非常荣幸呢

理事长:噢噢——与台词的内容完全相反,充满可怕怨念的谎言——不过还真是场无意义的争斗

枢:为了优姬

理事长:啊,是这样啊!为了优姬,两个人在认真地争斗啊!真糟糕!我居然嘲笑你们……我真是……对不起了!!那么,不
    用在意我,请继续下去吧!真好啊~~~这是青春啊~~~虽然有点无意义~~~

枢:怎么做?锥生君?

零: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说不干了,那反正就是我输了吧

枢:那当然

理事长:枢君真不留情面

枢:不放弃么?

理事长:锥生君~要小心哟~~是想要欺负你的枢君的讨厌陷阱哟~~~他想把你逼得走投无路哟~~~

枢:理事长,每一秒都很罗嗦。

零:不管多无聊,我绝对不会从与你的比赛中逃走——虽然,真的很无聊

理事长:啊~~~正如枢君所想!但是并不讨厌哟~~~锥生君幼稚的地方~

枢:被可爱的后辈如此讨厌……真可悲呢

零:不,最喜欢你了呢,前辈

理事长:怎么了呢……比起以前来更为让人感到寒冷的气氛……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当初就不撒谎说优姬有秃头什么的了~~

零:哎?

理事长:哎?

枢:啊~

零:果然……



  在那之后,理事长遭到了到处发出噪音的报应,做了反省。在短暂的时间里,做了回老实人。被照相机拍下来的照片,打印出来之后被优姬拿回了寝室。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她看起来很高兴。




地獄少女之一目連

2007–02–07 (Wed) 19:52
地獄少女里唯一一個相對比較美的美少年啊,這一集講到了他的經歷.

一目連是一把刀啊,原來...一直都沉默地看著人類的種種醜惡,難怪他是以一隻眼睛的形象來幫助小愛的撒.
一把刀,吸收了不知多少人的鮮血,不知換了多少個主人,然後...遇到了地獄少女

有要找的東西不是嗎?
有啊,但和你們在一起,會找到嗎?
找不找得到因你而定

......

但最后一目連還是對骨女和輪入道說了他們很像自己的家人般的存在.
呀,真是可愛的小寧捏~~~~

コードギアス 反逆のルルーシュ

2007–02–07 (Wed) 17:46
最近開始看魯魯修,果然是很象SEED啊~~~~

CLAMP那手長脚長的人設,無語...

ルルーシュ就是KIRA,而スザク就是ATHRAN捏.....

不過スザク的聲音大愛~~~不愧是櫻井孝宏捏~~~~

個人比較喜歡スザク,那個性格十分耿直啊|||[有些象笨蛋了...]
然後ルルーシュ對待妹妹的態度那個溫柔啊~~~比較喜歡看到這個時候的ルルーシュ.

不知道這兩個主角會發展成什麽樣子捏...


QQCL-19_03.jpg

第25夜[吸血鬼的夜宴]

2007–02–05 (Mon) 19:17
話說這一話還真是華麗撒~~~~出現了華麗的夜宴,而且又出現了一個純血種SARA大人,又是一個美人啊,感嘆.不愧爲吸血鬼...

然後,這一話的內容偏重YUUKI和KANAME大人之間的感情.YUUKI對KANAME大人不是一般的眷戀啊...但是,對于ZERO,貌似是還未明白過來的感覺[沒開竅啊||||ZERO真可憐...]

1.因爲上次ZERO想要吻YUUKI,讓YUUKI很不好意思看到他,一直在躲著他捏[這孩子真可愛]而ZERO因爲YUUKI的躲閃貌似心情不太好哦~~~雖然他一直是一張撲克臉拉||||[沒關係,ZERO,我就是喜歡你的撲克臉~~~]
然後YUUKI被一個吸血鬼小孩,華麗的孩子啊,左右眼的顔色是不一樣的呢,帶去了吸血鬼舉行夜宴的蘭堂學長家的地下別墅,幷且被吸取了生氣暈倒在了入口.
醒過來的時候就看到了KANAME,而KANAME表示了自己對于YUUKI上次說不再和他說話的生氣.

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誰,你知道嗎?KANAME問YUUKI
YUUKI沒有囬答...
KANAME啊,你做的這一切,是不是也指殺死閑的那件事呢?!可惜YUUKI當然不知道...

然後,一條學長讓KANAME出席宴會,他遇到了另一個純血種,華麗麗的美人呢~~~~ >///< SARA大人
而SARA大人對KANAME說的話又讓YUUKI很傷心,她覺得自己離KANAME大人很遙遠,而SARA大人則是距離KANAME最近的...[知道就好,那就選擇ZERO吧,被PIA飛|||||]

回到那個房間的KANAME大人向YUUKI撒嬌了~~~~唉...其實他也很可憐,身為純血種就是寂寞的啊,從他的臉上一直看到的都是落寞的表情.[所以,我原諒你對YUUKI出手了]

抱著YUUKI的KANAME說
到我原諒妳爲止,再讓我象這樣,待上一會

.......

2.話說ZERO被協會派去監視吸血鬼們的夜宴,還遇到了師父.他對師父說他遇到IQIRU了,還有還有,他說了讓我很感動的話,他第一次承認了幷且對師父說了,在我的心中,她[YUUKI]的存在一點也不小...啊~~~~ZERO,你終于坦白了撒~~~撒花~~~

其實YUUKI對于ZERO還是有感覺的,她偷偷地看到ZERO,感覺他在發生了那樣的事之後,還是和平時沒有兩樣,覺得有點不滿意捏~~~
YUUKI啊,所謂重要的人又是什麽啊?ZERO就只是家人般的重要的人嗎???


呀~~~~吸血鬼真的很害,又是美型的群體捏~~~這話裏看到很多吸血鬼美人撒,有些還是知名人士...


吸血鬼們用著与身據來的能力,一邊隱瞞着自己的身份,一邊生活在人類之中...


20070205192002.jpg

今天完成的VK同人圖

2007–02–05 (Mon) 03:28
拉拉拉~~~~今天畫了瑪麗亞和閑...


mariashizuka.jpg



ABOUT交通卡貼

2007–02–03 (Sat) 00:48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本人狂愛美少年,一切的事物,我都喜歡長得好看的.
比如啊,吃菜的時候喜歡挑長得好看的,買東西的時候喜歡跳個長得好看的|||||

還有,本人喜歡買美少年的交通卡貼,新西宮有家店專賣外面基本買不到的美少年特別漂亮的圖做成的交通卡貼.
前幾天又去了一次,選啊選啊~~~還真是難選啊,因爲每張都很喜歡,每張都很PIKAPIKA,而且每張都很想要...怎么辦呢,總不見得全買回家吧|||總是要選幾張...于是某隻又沉浸于痛苦的選擇之中.
話說每次店主都要來推薦網舞的寫真集,說得那是誘人啊,什麽洗澡拉,燒飯啦...那個口水~~~~

說到網舞,我最喜歡的就是U殿[城田 優]和相葉 弘樹了.
U殿那個是混血基因啊,果然是美型啊~~~而且感覺他出演的部長也是很到位,給我的感覺就是手冢從動畫里走出來了...
據說U殿和山P是高中同學來的,兩人感情很好撒...[我沒有亂想|||]

1595460389.jpg



1595463224.jpg


相比U殿是英俊的美少年,弘樹則是很秀氣的美少年,這個小寧竟然比我還小[我果然已經老了嗎||||]
尤其是笑起來的樣子,真的是可愛的一塌糊塗~~~~太喜歡了~~~


2390778164.jpg

 | HOME | 

プロフィール

KUSAKI

Author:KUSAKI
QQ:85769423
MSN:KUSAKI724@hotmail.com

好きな漫画とアニメ:
吸血鬼騎士 -- 錐生 零
+SPIRAL+ -- 鳴海 步
DGM -- ラビ
家教 -- 六道骸 / 雲雀
pandora hearts -- チェシャ猫/ブレイク

ゲーム:
金弦--月森 蓮
乙女的戀革命-- 鷹士お兄ちゃん
UTM--LENI
いじわるMY MASTER--焔
カヌチ 黒き翼の章--アクト

俳優:
相葉 弘樹

萌え物:
天下所有美少年

+歡迎各位親們+
[本站圖文轉載禁止]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BGM

リンク

応援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